没有中间商赚差价,德布劳内给自己当经纪人

没有中间商赚差价,德布劳内给自己当经纪人

在信息不对等、不透明的商业或者政治环境里,牙人、掮客、经纪人,才能找到了这个独特行业最初的饭碗。

英文中有个词,lobbist,就是类似含义,当然后来引申开去,“院外活动者”、“说客”,都可以用这个词概括。最早的苏秦张仪,诸子百家里的纵横学派,在宋时仍为三苏尊崇,只要存在信息不对等的状况,总会有他们活跃的空间——lobbist,原意说的就是在lobby里活动的人,lobby,大堂也。经纪人、说客或者“社会活动家”,活跃的舞台之一,不就是各种豪华酒店、名流如过江之卿的大堂。

01希尔为自己谈续约

然而在一个信息高度透明的环境里,拼缝的人,闪转腾挪的时空都会被压缩。这样的环境里,像拉伊奥拉这样的职业体育经纪人,还能不断揽到新用户,并且和用户之间关系良好、维持着高忠诚度关系,其过人之处绝对不同凡响。

20年前,NBA有过“跨世纪巨星”之说,推举的三大偶像,分别是奥尼尔、“便士”哈达威和格兰特·希尔。

希尔出身名门,中产阶级以上家庭,没有前辈乔丹、后来者科比和艾弗森那样的战绩,更缺乏他们的性格特征。不过希尔在职业生涯黄金期,干过一件非常出众的事——他没有雇佣想法尔克这样的大牌经纪人,和底特律活塞续约的时候,自己请了一位高级律师,陪同自己去和俱乐部谈判。

最终希尔只需要按照这位律师服务的小时付费。律师级别再高,几万美元也足够完成这项谈判了。

希尔当时说,NBA在明确劳资协议之后,什么级别的球员能得到怎样的薪资,都有着明确的行业定规——这属于十分清晰的“信息透明”,因此他不需要经纪人来承担这方面服务。一个合同专业律师,收费再高,也不可能比一个“5%先生”经纪人成本贵。

02德布劳内为自己谈定顶薪

然而希尔只有一个,就这一个,最终也没能跨世纪成为顶级巨星。此后二十余年,大部分NBA球星,都有经纪人,或者是功能属性更复杂的专业经纪团队,负责打点从职场到私生活到社交媒体上的种种细节以及策略,哪怕在竞技场之外,真正具备市场复合价值的球星,屈指可数。

一个职业运动员,和其职业成就、职业收入、市场收入等相关的事情,通常不会太过复杂分散,转会、合同签订、市场赞助以及媒体表达,主要集中在这几个方面。只是职业运动员,像希尔那样训练有素,从小见过大世面,家教背景上,还时不时有高人指点的,凤毛麟角。

于是行业性的“信息不对等”始终存在,lobbist们,依旧可以衣冠楚楚在各种lobby粉墨登场。

希尔是个案。如今足球界的凯文·德布劳内,也是个案。比利时中场巨星,自己披挂上场,在和曼城俱乐部续约谈判中,为自己谈成了一份为期4年周薪38.5万英镑的合同。

按照一些英国行业媒体报道,德布劳内由是取代曼联门将德赫亚,成为英超顶薪第一人。此前德赫亚和2019年和曼联续约的合同,周薪据说是37.5万英镑,哪怕如今德赫亚在曼联主力位置不保。

德布劳内和曼城本就还剩2年合同,这次续约涨薪,将周薪从之前30万英镑再度提升,合同截止期为2025年夏天。续约谈判进行了半年,在1月德布劳内一度拒绝了曼城俱乐部的续约条件,随后俱乐部拿出第二份续约方案,和德布劳内深度商讨,和最初的方案相比,新协议中,德布劳内的保底收入更高,降低了一些和成绩及表现相关的刺激性附加条款。

与德布劳内谈判的对手,是曼城俱乐部足球总监贝吉里斯坦,这位前巴萨球员和足球经理,是欧洲足坛经验最丰富的管理者之一。谈判过程并不复杂,但德布劳内有其稳定优秀的表现为支撑,从球场转移到谈判桌前,一点不落下风。

在竞技成绩追求上,他和俱乐部都有着强烈的欧冠欲望,续约谈判过程中,德布劳内也得到了足够的保证——俱乐部肯定会保持投入,确保球队的欧洲竞争力。

由是德布劳内成为了第二个希尔。在职业足球世界里,能自己代表自己,和俱乐部开诚布公谈判的,罕见至极。

此前有过巴萨垂涎德布劳内的说法,但疫情经济环境下,像德布劳内这样处在黄金年龄的顶级球员,又在欧洲最具竞争力之一俱乐部担任二号队长,想要跳槽到更高平台,可能性非常低。

更何况德布劳内的基本素质、职业培训水准,都属于职业球员中的翘楚,因此这就形成了又一个“信息透明”的环境。

德布劳内亲自披挂上场,还有一个背景因素,他的前经纪人朋友帕特里克·德·科斯特尔,在2020年锒铛入狱,罪名是洗钱和文件作假。这在经纪人行业里,或许不是太罕见的罪名。德布劳内之前几次转会,例如离开切尔西前往德甲,再到加盟曼城,都和科斯特尔相关,两人关系默契。

经纪人出事后,德布劳内没有另找帮手,而是在三个帮手协助下,自己谈判,因为他对英超及欧洲俱乐部薪资、俱乐部经营收入等,有着清晰的认知——这些信息并不神秘,在公开信息平台上,只要具备一定专业逻辑,都能找到大量相关知识。

德布劳内的帮手,分别是他的父亲赫尔维格,以及两位来自比利时律师行Altius的拜拉尔特和德牧勒米斯特尔。谈判在疫情期间进行,父亲和两位律师,也不可能与德布劳内见面商谈,不过移动互联网,为谈判阶段过程和各种文书工作,扫清了绝大部分障碍。

两位律师在德布劳内父亲的帮助下,组合出了一份非常翔实的数据报告,仔细分析德布劳内在曼城期间的整体表现。这份报告,便是德布劳内在高薪基础上再次要求涨薪的数据支撑。

04“没有中间商赚差价”

如同他在球场上妙到毫巅的传球,德布劳内将各种谈判工作分工分类,给三位帮手发出指令。

在接受比利时报纸采访时,父亲如是说:“凯文了解这个行业的各种规则和要求,职业体育并不是那么复杂。他的要求直接到位,工作分配也很明确。他只是要让自己在谈判时,做到准备充分。”

谈判整体上相当顺利,德布劳内成为英超最高薪资球员。曼城俱乐部也很满意,因为队内第一球星、甚至可能是目前欧洲第一中场,续了长约。

而且这个谈判过程时间不算长,还“没有中间商赚差价”——俱乐部无需向任何经纪人、中间方支付服务费或佣金。德布劳内的父亲,不是他的经纪人,律师行从2016年开始就代理德布劳内的法务,每年会收到定额服务费。

在2020年,曼城俱乐部为经纪人支付的中间费用,超过了3000万英镑。疫情打击下,上季曼城俱乐部亏损1.26亿英镑。从俱乐部角度看,曼城多么希望每个队员都像德布劳内这样,既懂行、又有自己为自己当经纪人的能力。

然而德布劳内绝对是异类。曼城如果想要得到哈兰德,自然绕不开拉伊奥拉。拉胖子理论上还不是哈兰德的经纪人——哈兰德他爹才是。不过拉胖子顶着个“顾问”头衔,也是要在哈兰德转会中收费的。德国媒体有过报道,说哈兰德从萨尔茨堡红牛转会多特蒙德,转会费并不高,然而老哈兰德和拉伊奥拉得到了2000万欧元的佣金。

哈兰德价值多少,转会费需要不同俱乐部之间商定。但哈兰德的薪资水平,参考一下欧洲顶级得分手,就能找到答案,这并不是多么复杂高深的专业技能。拉伊奥拉依旧游刃有余,其人能量,深不可测。

这种深不可测,还是和行业中存在“信息不透明”相关。

在中国职业足球,或者中国职业体育环境里,不可能想象一个格兰特·希尔,或者一个凯文·德布劳内的存在。不是中国运动员都不具备他们的素质,而是中国职业体育根本没进化到“信息相对透明”的境界。

中超被认为是市场化程度最高的中国职业体育联赛,中国足球经纪人的形象,则显得模糊而晦涩。他们完成了许多在信息不够透明环境里,球员、教练和俱乐部无法直接面对面完成的工作,但正是因为“信息不够透明”,太多中国职业足球的负面,也必然会由经纪人们来承担。

不论他们的言行是否真正负面。这种状况的形成,还是因为行业规则不明确,足球运动的职业化程度、市场化程度不够使然。足球年年改革,但真正职业化程度的提升,未必全面,甚至有些板块时常在倒退。一个行业不均衡的市场化发展,肯定会带来更多的信息不透明。

足球尚且如此,其他中国体育市场化项目,状况不会太好。这种担忧,并不意味着经纪人行业要被废除——国际足联很想干这种事,但除非信息绝对透明对等,否则总会有lobbist们的活动空间,哪怕仄迫细微。

而中国体育的市场化挣扎,会让中间商们,继续昂首穿梭于大堂之间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